“未来的乐趣征服”- Immo Jalass 数字创作艺术展

卡尔•奔驰学院欣喜地宣布其虚拟画廊和首届网上画展开幕!我们愿意通过画廊向您、向我们的学生、教授、合作伙伴和朋友们介绍独特的、鼓舞人心的艺术家们的作品,并将艺术和教育的世界融为一体。

我们的第一个展览介绍的是德国艺术家及数字绘画的创作者Immo Jalass先生。作为数字艺术领域的先驱,Immo Jalass是其业界最成功的艺术家之一。

 

Immo Jalass

Immo Jalass: 我创造了自由数字组合,它通常从一或两张图片开始,然后通过复制和粘贴、着色、设置笔触——有可能是一些线条、有时要“脱色”、“重新着色”、拉伸、对细部的形态和颜色进行调整、复制某一艺术局部到另外一个、对其进行透明化、增加一些对比、设定和调整大小等100多个步骤,直到图像完成并且原有的图像像素全部荡然无存。它们是对我们周遭世界的联想和反思——通常是一种幻想的情境,这里的一切似乎都会使人耳目一新。

有些作品会令我一次又一次地重新审视它们,并且感到惊讶,我如何能够创作出这样的“作品”。对我周遭世界的联想和个人情感的反思意味着展示我的解读。最后,它们成为数字创作的艺术作品,可以打印在高质量纸张上并以“DIBOND'(一种高刚度的复合材料)和/或者您希望的任意尺寸的有机玻璃来呈现——也可以通过数字相框来展示。

所有本展览上有签名的TIFF文件均有附带版权文件的高分辨率版本可供购买,以使您可以以您喜欢的任何方式打印和呈现。

 

作为心理系的学生,我研究过对物体的视觉辨识(概念形成)并且发现在人的大脑对于概念所形成的图像非常不清晰/抽象:例如大脑中的“树木”应该是什么样的,才能使我们可以将世界上所有十分(不同的)树木都以“树”这个概念来认知?因此,我们用来进行识别的东西必须是一些层级化的、不甚清晰的图形。有趣的是,我们大脑的优选工作方式在最抽象的总称-层级。也就是说,我们对“树”的辨识比对例如“板栗”要快。我们称这种迅速的(第一的)辨识层级为首要概念层。然而有趣的是,来自个体周边的非常具体的人或物亦有机会进入首要概念层。某位具体的朋友(他的脸、轮廓和举动)会马上在首要概念层获得辨识,而通常情况下在这个层级中首先只能辨识出“人”。在这里,起作用的是一种对个体重要信息的一步辨识能力。

您的数字绘画在我看来就如同我们的大脑在辨识世界时所使用的这些模糊的/抽象的图形一样,因此我一方面觉得对它们似乎很熟悉,虽然我从未自“外部”看见过它们。 当然它们并非“我的”内部概念 – 而是您的。这正是其魅力所在。您让人窥探内在—— 这产生出一种私密。而另一方面,这可能是您个人的首要概念,我被允许在这里欣赏它们但它们不必须与我的首要概念相吻合 – 您通过这种方式允许我分享您的世界观并将之从情感方面与我自己的作比较。

确实–Immo Jalass的作品毫无疑问是一种艺术而我们无法给于艺术合理的说明。但是我不能自已地想知道,为什么您的图像如此打动我,仿佛它们是“老朋友”。我猜想,您在创作这样一幅数字图画时,肯定也是当那幅图画与您心中某一图像非常相似时,您才会感觉完成了该创作。于是才能“搁笔”。

Manfred Schönebeck

 

 

点击任何一个预览图像可以查看其更大的图像版本。您也可以通过画廊中竖大拇指或大拇指向下的按钮提交您的个人反馈。

already307

asappeared70

asfigured1

95freeviews

converts1

condensedlands

urbansshift1da

asassociated1da

ahumancheck

sacred

asrevolved3b

hiddenforces

3thoughtviews

aspectsfocussed1b

streetview2

scapecheck4a

polderup

alateland

associatedfacing

urbanscan

97triedviews

abstractedurbans

anartscene4de

condensedlands2a

2openviews

wayset2

urbans1j

wildfacing

4visions

asdirected1a


 

 

 

苏曼先生(卡尔•奔驰学院常务院长)和Immo Jalass 先生的访谈

MANFRED: 您在经过一段时间后重新审视某些画作时,是否会继续对它们进行加工?

IMMO: 我在对本次展览的总体简短描述和介绍中写到,我的方法是:“......在大多数情况下,我从一张或两张的图片开始......”。近期而言我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从一张全新的照片开始了。事实上,目前已经存在大量已创作的数字艺术作品。所以我通常会对已经存在的作品进行再加工从而创作出新的图片。此外更多的时候,我会将一张现有的作品复制到另一个也已存在的艺术作品中,加入透明度,从而自一种仿佛无止境中衍生出崭新的图画、全新的形状和颜色。我个人以前也未曾想到过这些新的形状和图片最终可能出现的形式和状态。幸运的是,作为一个数字艺术家,我能继续在现有的画面上工作并且不失去原有的(第一批)的画面。以此可以产生出一个全新的主题系列。

MANFRED: 您所提及的是一个只存在于数字艺术世界的事实——在不破坏原来的形式、原型的情况下对已有作品的动态发展。但是什么可以表现出Immo Jalass的原创艺术作品?

IMMO: 每一件艺术作品、每一个文件都是某一给定时刻的原创艺术作品或原型。因此,会有许多原型并且出现更多的原型。但是只有一个Immo Jalass的原创艺术作品,即在我对其标注日期并签名的时候。

MANFRED: 在创作过程中,是否您的整体情感谱系会全部参与?还是这些作品源自某一当下的情绪状态(如快乐的阶段,悲伤的阶段,百无聊赖的阶段)?

IMMO: 我总是努力在创作过程中投入整体的情感,尽量避免特定的、当下的情绪。我甚至可以说,这些“当下的”情绪会成为发挥出全部潜力的阻碍。与我们前面所提及的您的心理学学习相联系,我可以说较低的清晰度可能意味着更多的含义和更多的联想可能......而我总是希望观众愿意花些时间并能够描绘这些联想。

MANFRED: 在您看来,时代的精神是否是交织了所有人类精神的复合体?

IMMO: 某种类似集体意识的东西?在政治运动中的普遍主导立场、我们所有的文化形式的主流?是所有这一切–并且甚至更多。

MANFRED: 您是否有些私密的画作并不希望与他人分享?

IMMO: 也许曾经有过一些被我视为私密的作品,但我已经把它们销毁了。

MANFRED: 真可惜!它们是真的被销毁了还是仍然存在于'可容忍的'少量选择中,并转化为新的艺术作品?即使隐藏在抽象中它们仍可以产生巨大的刺激...

IMMO: 归根究底其实并没有任何私密的作品。我有意识地不创作任何类型的私密。与之相反,在我的许多抽象作品中,如果仔细研究,可以观察或联想到许多奇怪的形状、身体和面部。我个人喜欢反复研究它们以找寻对生命存在形式的联想和期盼。

MANFRED: 最后,您是否同意 – 无力消费原件的人 - 下载您的作品拷贝到自己的电脑供其个人使用(事实上这些事情反正很难预防)?

IMMO: 我同意在有意愿的情况下可以下载低分辨率并且没有签名的拷贝。